2014年
当前位置:主页 > 数码家电 >

重启 DRAM 事业,紫光调整存储布局

2019-11-08 20:23:21

在紫光集团宣布重启 事业后,整个集团的布局展开调整,将出售所持有的苏州日月新半导体 30% 股权,以及矽品苏州 30% 股权。

据了解,紫光决定撤出控股的原因,是认为暂时没有战略意义,但保留合作弹性,未来要集中火力在 3D NAND 芯片的扩产,以及 DRAM 技术和产能布局上。

在上述协议下,日月光已经召开董事会决议,将通过海外子公司 J&R Holding Ltd.,以约 9775 万美元买回北京紫光资本管理持有的苏州日月新半导体 30% 股权。同时,日月光也代旗下的矽品宣布,将在增资 1.1 亿美元后,以 1.62 亿美元来买回紫光持有的矽品苏州 30% 股权。

图丨 紫光董事长赵伟国将全力打造存储舰队,聚焦 DRAM 和 3D NAND 技术和产能扩充。(来源:紫光)

紫光集团与日月光、矽品两大台系封测厂即使结束控股关系,未来仍将保留业务合作的机会与弹性。

紫光是在 2017 年、 2018 年分别买下矽品苏州、日月光位于苏州的日月新半导体各 30% 股权,关于这项合作,一来是日月光集团想藉由与紫光合作快速拓展大陆市场;二来,也传出这项入股案,是当时日月光与矽品合并案在大陆过关的条件之一。

而这项合作案的时空背景,有着一段台湾半导体历史上没人能忘怀的从“敌意并购”到“握手言和”的“奇袭史”。

时光倒回到 2015 年 8 月 21 日,那是一个天气炎热的周五午后,正当大家都准备下班迎接即将到来的周末之际,全球封测龙头大厂日月光投下了一枚震撼弹。

日月光突然对外宣布,将以约 11 亿美元,每股溢价 34% 收购矽品 25% 股权,而在此之前,矽品是完全没有被知会,这种瞄准同业,以“快、狠、准”方式出手收购的“狠劲”,在台湾商界算是罕见。

之后的剧情发展,在整整 10 个月的缠斗过程中,矽品董事长林文伯从“誓死抵抗”到“俯首称臣”,过程充满曲折。

林文伯为了反制日月光,一度找来鸿海入股,以交换股权的方式策略结盟,大打攻防战,但最后引资鸿海的策略并没有获得矽品股东的同意,因为鸿海的出资金额远低于日月光,外资股东并未因此得利,因此投下反对票。

之后,矽品再度找来紫光奥援,原本紫光是计划以将近 20 亿美元入股矽品成为第一大股东,此举将会让当时已经入股矽品、取得第一大股东位置的日月光,立刻算盘落空。不过,后来该计划并未成局。

日月光、矽品经过 10 个月的缠斗,林文伯眼看是难以逆转输家的局面,终于同意纳入日月光旗下。2016 年 5 月,日月光董事长张虔生、林文伯在“历史一握”中,正式“冤家变亲家”了,矽品并入日月光旗下。

紫光入股矽品一事虽然在 2016 年破局,但 2017 年底,日月光与矽品的合并案要获得中国商务部反垄断调查通过之际,矽品也宣布让紫光入股苏州矽品 30% 股权。

再者, 2018 年紫光也入股苏州日月新半导体,将近 1 亿美元的总交易金额,双方有扩大结盟的意味。

不过,日前紫光的半导体布局有重大转变,除了继续 3D NAND 芯片的新产品技术良率提升,持续扩充产能之外,也成立 DRAM 事业部,委任紫光联席总裁刁石京出任该事业群董事长,执行副总裁高启全出任 CEO ,大举双吃 3D NAND 和 DRAM 芯片。

为了集中资源,全力把3D NAND和DRAM两大产品线,扶植成为能跑能跳的“两条腿”,紫光决定将暂时没有实质战略合作的日月光和矽品股权出清,将所有资源集中在存储核心业务上。


相关阅读:
网页百家乐 www.jysdxx.com
首页 | 新闻 | 财经 | 军事 | 百科 | 科技 | 数码